VO娱乐 天天博 大丰收线上娱乐 九五至尊Ⅱ 伯爵彩票 兰桂坊 聚丰彩票 邦尼彩票 0699彩票 宝马彩票 永诚 神话娱乐城 申博138 泰格娱乐 新普京娱乐

當前位置:時代中文網 > 鴻蒙世界 > 鴻蒙世界短篇小說集 > 章節目錄 > 星耀學院第三期征文 琉璃鏡 .青山

星耀學院第三期征文 琉璃鏡 .青山

書名:鴻蒙世界短篇小說集 作者:水虎魚 更新時間:2018-03-16 11:26 字數:9089

    長夜如水,沉黑無聲。

    偶爾一兩聲夏夜的蟬鳴打破這炎熱的寂靜,殊不知這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預兆。

    大禹國星耀學院內,特訓人員已經休息,經過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的魔鬼訓練,終于在六月十二日這天放假一天。

    誰都知道,六月的天,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前一刻還是萬里晴空,鳥語花香,下一刻就是黑云壓城城欲催,直教天地變顏色。

    電閃雷鳴,風起云涌,整個大禹國似乎都籠罩在煙雨重樓中,雨霧中,閃電劃過整個星耀學院上空,幾條黑影出現桔海夫人領地內,果然是天黑好辦事啊。

    傾刻間,桔海之地西北角的寶鏡塔冒出了火光。

    走水了有人喊了起來。

    等到眾人到達時,寶鏡塔內的琉璃鏡已經不見了。

    大禹王震怒,星耀學院的院長九指大叔立即派了特訓學員班的兩名精英學員調查此事。

    “青山,水虎魚你們倆人在一個月找到琉璃鏡。”

    “要是找不到呢?”青山問。

    “找不到?”九指大叔哼哼了冷笑了兩聲,然后說:“那就開除你。”

    “要是找到了呢?”青山又問。

    “找到了功勞記在水虎魚頭上。”九指大叔大言不慚地說,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

    “憑,憑什么?”青山結巴的問。

    “你要明白,你一介布衣,你的功勞都是王子水虎魚的,水虎魚的過錯都是你青山的。”九指大叔一臉得意地說。

    “院長,這樣甚好。”水虎魚揮了揮手中的鳥毛,很是滿意地說。

    “好好干,少不了你的好處!”水虎魚揮著鳥毛,一副欠揍的樣子走了出去。

    “是,屬下明白。”青山說道。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呀。”九指大叔滿意的看著青山。

    琉璃鏡失蹤這件事情,總得有人背鍋呀,找著最好,找不著的話,那這沒有背景的青山就是很好的替罪羊啊,眾人心中明白,青山心中也明白。

    回到蹋下,子夜十分,有人來到青山屋內。

    “誰?”青山低喝一聲。

    “不要緊張,我來是和你談筆劃算的生意。”來人蒙著面,但是卻是個女人的聲音。

    “生意?”青山不解地問。

    “琉璃鏡這么大的案子為什么找你,想必你也是很清楚了吧。”來人說道。

    青山沒有吭聲,這表示他很清楚九指大叔用他的意圖。

    “如果我能保你沒事,而且還能許你將來事成之后,給你桔海夫人的領地,成為獨霸一方的桔海夫人,你可滿意?”

    “桔海夫人?這么大的代價?恐怕不是一般的事情吧?”青山低聲說道。

    “我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不妨直說了吧。”來人說道。

    “別,別,千萬別說,我呢,沒什么本事,但是,水虎魚呢,我是不會害的。再說了,想要水虎魚的命的人很多,你一個姑娘家為何趟這渾水呢?”青山黑暗中聞著蒙面人身上特有的少女體香。

    “我們不讓你要水虎魚的命,只要中途給我們留下線索就可以了。”黑暗中姑娘的聲音冷靜干脆。

    “桔海夫人的領地,我可不敢要,我只求財。每留一次線索,黃金一根。”青山說道。

    “想不到你竟貪得有度?成交。”姑娘說完,就離開了。

    靜夜中沒有一絲風吹草動,仿佛什么也沒發生一樣。

    今夜注定是個不眠夜,青山開門出去溜達,月色半斂,倒也有些光景。

    “青山兄臺,請留步。”一個聲音從身后傳來。

    青山微微一笑,又來了,看樣子,大買賣來了。

    “明日青山兄臺要隨水虎魚王子啟程,尋找琉璃鏡了,小弟想與兄臺做筆生意,不知兄臺意下如何?”來人矮小如孩童,但聲音卻粗壯的很,仿佛一匹野馬站在一只青蛙身上一樣,底小聲大。

    青山噢了一聲道:“可我不是個生意人呀。”

    “做生意,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就好了。”來人圍在青山腳邊,夜色迷漫著黑色,不仔細看,絕不會看到青山旁邊有個人。

    “價錢公道么?”青山掃了一眼四周,低聲問。

    “二根黃金買水虎魚的日常活和喜好還有弱點。”來人輕輕地說。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再說了,就是透個消息的事情。青山想了想,說:“好,成交了。”

    青山慢慢地回到了屋里,關上了門,夜色中誰也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臉。

    “在下恭候多時了,青山大人。”一個聲音在屋里響起。

    “第三批人馬了,這水虎魚的仇家有多少啊,看這小子平時得瑟的樣子,就知道樹敵不少,活該他。”青山在心里狠狠的罵了一聲水虎魚。

    “恕在下暗夜不明,不能以禮相待。”青山淡淡地說。

    “青山大人在沒進星耀學院之前,師從天山道人,功夫了得,后來,天山派無故消失,青山大人迫不得以下天山,入昆侖山,后又師從無量道人,昆侖山消隱后,青山大人來到了大禹國,隱姓埋名入了星耀學院,做了一個不入流的弟子。”來人平靜的說了青山的來歷。

    青山心下一驚,但暗夜中這微小的神情變化,并沒有逃過對方對青山的判斷。

    “你的條件是什么?”青山靜靜的問道。

    “我的條件很簡單,我要水虎魚的避水珠。”來人并沒有提過多的要求。

    “我為什么要答應你。”青山冷冷地問,一股殺氣襲來。

    “想必天下對天山和昆侖的人感興趣的不少吧。”來人輕笑道。

    水虎魚,真是個星星啊。青山心中感嘆了一下,又想了一下,我有明,他在暗,看對方對自己的了解,普天之下恐怕除了巫山二老再也沒有別人了。

    “好吧,我答應你。”青山點頭答應了。

    水虎魚這一夜卻是睡得極好,睡夢中還笑了起來,他夢到了青山這個傻瓜緊張的做在床邊護著自己,一夜未睡,而自己卻脫了衣服美美的睡了一覺。

    “殿下,快起來了,天都亮了。”有人拍了拍水虎魚。

    水虎魚出來時,青山已經等了一個時辰了。

    水虎魚與青山出發了。

    “我們先從哪下手?”水虎魚問。

    “王子說從哪就從哪兒。”青山回道。

    “那我們就先從桔海夫人那里查起好了,可是要去桔海夫人那里要四五天的路程。”水虎魚對青山剛才的態度真是不爽。

    “但憑王子命令。”青山一臉恭敬的說道。

    兩人一路向西,走了一天的路,到了黑云嶺。天色尚早,不過這里,真是個伏擊的好地方,青山抬頭看了一眼水虎魚。

    這小子還得瑟呢,一會兒就讓他好看了。

    “我怎么心驚肉跳呢?”水虎魚突然捂著胸口,臉色蒼白,倒在了地上。

    “我去不會吧。”青山望著太陽漸西,四下無人的荒郊野外,一臉慘白,氣若游絲的水虎魚。

    “青山,救我。”水虎魚可憐巴巴地說。

    水虎魚的手抖的都抬不起來了,青山一急問道:“你帶藥了么?”

    水虎魚點了點頭。

    “藥在身上?”青山扶著水虎魚。

    水虎魚點了點頭。

    青山在水虎魚身上摸了半天,終天找到一個小瓷瓶,從里面倒出了數粒藥丸,喂到了水虎魚口中。

    壞了,青山突然想起,自己一路上留下了線索,這水虎魚雖說是星耀學院的高手,可是目前這情況,估計遇到刺客就完了。

    青山把水虎魚扶到一邊休息,說:“我給我找點水喝。”轉身離開了。

    一隊蒙面人看了一路上留下的雪花標志,也來到了黑云嶺,地上只有水虎魚,好像出了什么狀況,身邊也沒有人。來人互相看了一眼,機會來了。

    蒙面殺手的刀尖馬上刺入水虎魚的咽喉,水虎魚一點反抗力也沒有了,刀尖已經劃破了咽部,這時候,一道劍光閃過,一個身影閃過,生生將刀尖擋到離咽喉一寸的地方,眾人還沒來得清來人是何許人,都應聲倒下。

    “你真是麻煩。”青山看了一眼已經暈倒過去的水虎魚。

    青山背起水虎魚往前走了。青山他們走后半個時辰后,水波宮的人來到了黑云嶺,看到了已經清醒卻不能動的水波宮的殺手。

    “宮主,你看。”隨從遞上一根金條。

    “宮主, 弟兄們說沒看清打倒他們的人,不過,來人手下留情了。”又一個黑衣隨從跑來說道。

    水波宮宮主嬌月擺了擺手,看了一眼金條,嘆了口氣說:“我們和他的合作已經結束了,他已經做出了選擇,我真想知道,這水虎魚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三里外,另一隊人馬也收到了兩根金條和倒了一地的黑衣人,來人暗暗稱奇,他有些感興趣了,水虎魚是如何收買了青山的?有意思,看樣子這趟來得值了,水虎魚原來你還有這本事。

    客棧內,水虎魚醒了。

    “你救了我?”水虎魚咧開嘴笑了。

    青山給水虎魚的咽部上藥,什么也沒說,青山在心里心疼那根金條,有了這金條,可以過逍遙自在的生活。這下全泡湯了,全怪這水虎魚。

    “我,我可能中毒了。”水虎魚輕聲說。

    “中毒?”青山不解地問。

    “父皇對我說 ,此去若能找到琉璃鏡,皇位就是我的了。想必想坐這皇位的人太多了。”水虎魚虛弱地說道。

    “你會死么?”青山問水虎魚。

    “不知道。”水虎魚嘆了口氣。

    “我會保護你的。”青山說完立即就后悔了,自己發什么神經啊,英雄情結害死人啊。

    說實在的,青山真是討厭水虎魚這副娘娘腔,一個大男人,真是煩人。

    就是這個水虎魚讓自己白白丟失了發財的機會。

    “給我找個郎中吧,我身上的帶的藥只能撐一陣子。”水虎魚對青山說。

    “你有避水珠么?”青山突然問。

    水虎魚愣了一下,說:“有。此珠甚是珍貴。”

    “有人找我,想要此珠,不知你可舍得?”青山轉過頭看著水虎魚。

    水虎魚愣了了,這青山,是不是腦子有病,傻了吧,哪有這樣問人家的。

    “你什么意思。”水虎魚輕聲問。

    “你若舍得這珠子,我便保你平安。”青山冷冷地說。

    “一顆珠子,身外之物,有何不舍?”水虎魚從懷中掏出一顆珠子。

    傳說中的 避水珠竟然是紅色的,水虎魚說:“你方才的話,當真。”

    青山什么也沒說,從水虎魚手中拿過避水珠,叫道:“進來吧。”

    哈哈哈,來人大踏步走了進來,青山遞給來人避水珠。

    “珠子是真的,不過,這水虎魚我們也要帶走。”來人出爾反爾。

    青山冷冷地說:“我敬你二位是前輩,這話我就當你們沒有說過。”

    水虎魚虛弱地說:“青山,你是不是糊涂了,明明是一個人啊。”

    青山冷冷地說:“閉嘴。”

    巫山二老笑道:“好小子,我們倒要領教。”

    青山將水虎魚護在身后,只一招山月搖動,便將巫山二老擊倒。巫山二老相互看了一眼,拿起避水珠逃走了。

    青山扶起水虎魚,他們要前往桔海之地,桔海夫人有水虎魚要的解藥,七花一葉草。一路上倒也算順利,除了碰到兩隊黑衣人追殺,再也沒有遇到過其他人,倒是水虎魚中毒頗深,前往桔海之地是當務之急。

    桔海之地,煙霧迷漫,走過十里陰蘊,眼前就是一片桔林,似海洋一樣廣闊,原來,桔海之地并沒有海。

    水虎魚的臉色越來越白,氣息越來越弱,他對青山說:“青山,原來桔海之地并不是海,只是像海一樣的桔林。”

    青山輕輕地將水虎魚扶在一顆桔樹旁休息,順手摘了一個金黃色的桔子,剝開皮,桔瓣的清香瞬間彌散開來,清香幽遠。

    “給你,很好吃的。”青山遞給水虎魚一瓣桔子。

    “我以前不知道桔子是剝皮的。”水虎魚嘆了口氣。

    “那你怎么吃桔子?”青山入嘴里一瓣桔子,扭頭問水虎魚。

    “以前都是別人剝好的放在那里,我才吃。”水虎魚輕輕地說。

    “對,你是王子嘛,飯來張口,衣來伸手,自然不用什么都親自動手。”青山又吃了一瓣桔子。

    “青山,你為什么會救我?”水虎魚不解的問。

    水虎魚了解青山,在星耀學院時,他經常看到青山簡直是無利不起早的家伙,明顯的,青山半路改變了主意,那么明顯的套路誰都看得出來。

    “你指什么?”青山笑著問,隨手用撿來的石子扔向樹上的鳥,鳥喳喳的飛了起來。

    “你知道的。為什么沒讓人殺掉我。”水虎魚問青山。

    “我現在才知道,你一點都不笨,否則你也活到現在,原來你什么都知道。”青山笑了,他走向水虎魚。

    “你這中毒也是假的吧?”青山看著水虎魚。

    “我要是沒兩下子,這王子之位恐怕早就是別人的了。”水虎魚輕輕的側過臉對青山說。

    “中毒是真的,但你與他們的交易也是真的。”水虎魚直視著青山。

    青山笑了說:“不知道,沒理由,只是突然之間,覺得不能這樣,或者說,你小子運氣好,讓我動了惻隱之心。”

    “我知道誰拿了琉璃鏡。”水虎魚輕輕地說。

    “我不想知道,我只負責將你送到桔海夫人那里。”青山轉身到另一棵樹下。

    要不了多久,就有人來了,只是這回,不知來的是敵是友。

    鳥驚飛,說明,桔海之地來了陌生人,桔海之鈴響起。

    “你中毒了,多久發一次?”青山突然問水虎魚。

    “四個月吧。”水虎魚輕輕地說。

    “可有解藥?”青山問完又覺得唐突,要是有解藥,水虎魚也不會來桔海之地尋找七花一葉草了。

    不對,他們不是來尋找琉璃鏡的么?青山突然想到這次出行的主題是那面鏡子,為何就成了尋找一味中草藥了呢?

    事情有蹊蹺啊!

    青山仔細回起了一下,心中明白了,沒想到啊,水虎魚呀,水虎魚,有你的,真有你的,連青山都自己把自己給繞進去了。

    “夫人,他們來了。”桔海之地的地主桔海夫人得到了線報,大禹國派來的使者來了,是水虎魚王子,有名的敗家仔王子。

    “來了幾個人?”桔海夫人問。

    “夫人,只來了兩個人,一個王子一個侍從。”探子回報道。

    “下去吧。”桔海夫人一揮手,來人走了。

    桔海夫人手中把弄著一面鏡子,鏡子后面的是雕龜刻虎,正面閃著幽幽的五彩之光,這便是稀世之寶琉璃鏡。

    除了世代的桔海夫人外,沒有人知道這鏡中的秘密。

    鏡子中間還有個小鏡子,整面鏡面呈現環形,閃閃發光,桔海夫人將琉璃鏡放入懷中,這鏡子怎么會丟呢,桔海夫人可是隨身攜帶的。

    “在下,水虎魚,大禹國王子。”水虎魚第一次見桔海夫人,桔海夫人沒有蒙面,長相平平,并沒有傳說中的美麗大方,相反,一副富態的中年婦女的樣子。

    “王子,一路勞累了。”桔海夫人讓人準備了椅子。

    “有勞夫人了。”水虎魚臉色蒼白的坐了下來。

    “一路上可順利?”桔海夫人問水虎魚。

    “九死一生,路上遇到三路人馬追殺,幸虧我的侍從青山功夫了的,以一敵百,將他們殺退。”水虎魚吹起了大牛。

    “咳。”青山在水虎魚后面咳了幾聲,示意水虎魚不要吹的太過火,那是人家沒追他們,要是死纏爛打的,恐怕他們現在也到不了桔海之地。

    “看來,這一路上王子也累了,不如到我們驛館休息吧。”桔海夫人關切地問,心中一萬個不開心,這大禹國怎么派了這么一個弱不禁風的人來呢,真是大失所望。

    看著水虎魚的背影,國師凌風子對桔海夫人說:“大禹國接到咱們的消息后,第一時間就派的這位王子前來。”

    桔海夫人略一沉思道:“我知道了。”

    “怎么會是他呢?”桔海夫人心中暗想。

    “夫人,王子的那個侍從青山去了我們的草藥園中。”一個探子來報。

    “草藥園?”桔海夫人抬起頭不解地問。

    “我發現,這大禹國派來這位王子來了這幾天一直沒提琉璃鏡的事情,倒是一個勁的往草藥園中去,一天去個十回八回的, 那個侍衛也一樣,都快長到草藥園中了了”。派去的探子來報。

    大禹國國王這是什么意思,桔海夫人百思不得其解,說是派一個大禹國最喜歡的王子前來,這個弱雞般的王子會是大禹國國王最喜歡的王子么?

    桔海夫人皺了一下眉頭,半天也沒有說話。

    夜色中,桔海之地一片寂靜,仿佛除了那成片的桔樹外,再也沒有什么力量與屋外的狂風相呼應了。

    桔海地宮內,桔海夫人在燭光中站立,一個蒙面人撲通一下跪在了桔海夫人面前,低首道:“夫人,我們的任務失敗了。”

    “起來吧。”桔海夫人淡淡地說,并沒有太多的責備。

    “一人一侍?”桔海夫人冷冷地笑了。

    那個叫青山的侍從好像挺厲害的,蒙面人輕輕地說。

    “下去吧。”桔海夫人擺了擺手。蒙面人愣了一下,轉身離開了。

    “大王。”一個青衣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桔海夫人沒有抬頭,只是說:“你來了。”

    “是,大王。”青衣男子回答道。

    “半魚公子。你有何看法?”桔海夫人問道。

    “大王,琉璃鏡失竊事件發生后,各方勢力都按兵不動,唯有大禹國以宗主國的理由,派出一位王子和一個侍從來徹查此事,他們率先而到,估計不多久,各路人馬就會全部到齊了。”青衣男子正是半魚公子。

    桔海夫人嘆道:“這琉璃鏡,真是好東西。”

    “只是夫人派出截殺水虎魚的人一個都沒有回來。”半魚公子冷笑著說。

    “彼此彼此,你派出截殺水虎魚的不也一個也沒回來么?”桔海夫人也冷笑著說。

    “我和你不一樣,你是真的殺,我是假的殺,我的人意思意思就撤了。你的人可真的是回不來了。”半魚公子嘆息道。

    “該不會是半路被你的人殺掉了吧。”桔海夫人目光閃過一絲寒意。

    “大王,這話可從何說起?太傷我的心了。”半魚公子笑道。

    “半魚公子這綽號是怎么來的,你難道心里不知?”桔海夫人冷笑道,心中暗道,要不是師父當年臨死前讓桔海夫人發誓,有生之年,決不殺掉半魚公子,桔海夫人早就讓半魚成咸魚了。

    不過,現在得去看看新來的貴客才不失禮儀,不管夜黑風高了。

    送走了桔海夫人。

    “唉,沒想到桔海夫人是個中年婦女,還是個沒氣質的中年婦女,真失望,我還以為是天仙呢?”水虎魚嘆息道。

    “笨蛋,那是她易容了,根據她易容的骨相來看,她應該是個二十五六左右的女子,定是美貌非常,可能人家不想靠臉吃飯,要靠才華吃飯。”青山笑著說。

    “你怎么知道她是易容的?”水虎魚來了精神。

    “就你這樣,還色心不死呢?”青山斜了一眼水虎魚,道:“你雖然計謀深,但是江湖經驗少,當然看不出來了門道了。”

    “明天我要好好看看桔海夫人。”水虎魚興奮地說。

    第二天,桔海夫人之地來了許多不速之客,水虎魚心中暗道,來得夠快啊。

    “諸位遠道而來,本王心中頗為感謝,今日設宴,給大家接風洗塵。諸位貴客今日好好歇息,待明日再助我國尋寶。”桔海夫人舉杯示意。

    眾人雖然嘴上感謝,但心中不免嘆息,果然百聞不如一見啊,外面傳說歷代桔海夫人那都是美貌非常的,沒想到不過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女子。

    水虎魚目不轉睛的盯著桔海夫人看,桔海夫人抬起頭正碰上水虎魚的眼睛,笑道:“大禹國王子為何看著本王?”

    “大王,你可是易容了。”水虎魚脫口問道。

    青山在后面狠狠踢了一下水虎魚,心中想,你可真是二呀。

    桔海夫人笑了一下說:“本王易的容不好看么?”

    沒想到桔海夫人這么快就承認了易容了。

    “大王,能否讓我們看下真容。”有人提議道。

    “好呀,不過,見我真容者,只能死。”桔海夫人輕笑道。

    眾人不語,低頭吃喝,為自己剛剛失態后悔。

    “我想看。”水虎魚道。

    “他也想看。”水虎魚指著青山說。

    “我,我可沒想看。”青山急道。

    “青山,你不也是易容的么?怎么?王子沒看出來么?”桔海夫人眼睛瞇聲一條彎月。

    “當然了,王子當然得易容了。”水虎魚從容不迫的說。

    “哦,原來是兩位王子,失禮了。來人,看座。”桔海夫人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水虎魚,水虎魚心頭一震。

    這眼神,分明是嘲笑。

    “諸位,今日早休息明日隨本王前往沉魚島。”桔海夫人道。

    “人家的地盤,人家自然說了算。眾人各自安歇。

    沉魚島上,獨少青山和水虎魚。

    聽人說,水虎魚昨日身體突然不適,難以隨行,青山是侍衛,當然不能離開。

    桔海夫人說:“以托宮中的人好生照顧他們二位了。”

    桔海夫人從懷中掏出鏡子,眾人大驚,道:“這,這琉璃鏡沒有丟?”

    “不,這只是雌鏡,琉璃鏡共兩面,丟失的雄鏡。”桔海夫人嘆息道:“每五百年,雄鏡就會丟失一次,要歷盡萬苦找到雄鏡,能持雄鏡之人,便是桔海的下任大王。”

    “喂,鏡子還分雄雌?”水虎魚小聲問。

    “人還分男女呢,天地還分陰陽呢,鏡子為什么不會有雄雌?”青山回答道。

    “你易容了么?”水虎魚問。

    “這和我保護你有關系么?”青山不耐煩的說。

    “有。你出賣了我三次。”水虎魚說。

    “你不是還活著么,說那些沒用的有意思么?”青山道。

    遠處,桔海夫人不知對眾人說了什么,大家都上了一條條小船,駛向了沉魚島。

    “二位看得可盡興?”青山和水虎魚大吃一驚,來人功夫絕對在他二人之上,他們都沒發現身后有人,若是來人此時擊殺他們,必然一擊而中。

    看來是非友也非敵的人。

    青山慢慢的轉過身來,映入眼簾的是桔海夫人的臉。

    水虎魚笑道:“大王。”

    青山向前方看了看,同樣的桔海夫人還在指揮著人們前往沉魚島。

    “二位請吧。”桔海夫人笑著,青山和水虎魚只好前往沉魚島。

    島上竟在熱鬧非凡,原以為是沉魚島上一定荒涼無比,沒想到卻是個世外桃源,街道林立,商鋪繁盛,房屋林立,島上的人來來往往,青山和水虎魚突然覺得這個桔海夫人頗有些趣味了。

    沉魚島和琉璃鏡有關么?

    當然有了。

    沉魚島其實就是琉璃雄鏡,這些人都是鏡靈。而你們這些人才是鏡靈需要的元氣之所。

    桔海夫人輕笑道。

    “他們知道么?”青山問道。

    “他們當然不知道,我只是告訴他們,做為報酬,沉魚島上所有的一切他們可以任意拿。”桔海夫人道。

    “為什么告訴我們。”水虎魚問。

    “因為這沉魚島的雄鏡不需要女人。”桔海夫人笑著說。

    “女人?”青山愣了一下,哪來的女人?

    “只有你是女人,大王。”青山道。

    “誰說我是女人呢?”桔海夫人笑道。

    你不是女人,我也不是女人。青山看見水虎魚。

    “我,我也不是女人。”水虎魚硬氣地說。

    “在來的路上,我派了殺手,青山本來是出賣了你的,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出手相救了,直到我剛才在船上才明白。”桔海夫人笑道。

    “十八年前,天山和昆侖不知什么原因消失,留下年紀相仿只有五歲的天山的玉女與昆侖的金童,當年玉女為了保護金童,中了毒,受了重傷,并且在手腕處留下了一片印花傷痕。后來,玉女被大禹國國王收留,對外稱是大禹國國王流落在外的私生子,改名水虎魚,自小體弱多病,后為走后門進入了星耀學院,也是為了能認識各色人,求得一線解毒生機。”桔海夫笑道。

    青山面色一變,道:“原來是你。”

    桔海夫人哈哈大笑:“能解玉女毒的草藥在我們桔海之地,而你也是在水虎魚中毒之時露出的手腕時才救的她。”

    水虎魚看著青山說:“你就是昆侖金童?”

    “是你搶走昆侖鏡的。”青山叫道。

    “你是想讓人們幫你找昆侖鏡?”桔海夫人道。

    “不,是所有人都想要昆侖鏡。天山玉女就是最好的誘餌。”桔海夫人笑道。

    “大禹國國王同你一起的。”青山道。

    當然,昆侖鏡就是雄鏡。

    想當初,師祖將雄鏡交給昆侖山,雌鏡交給天山,唯獨我桔海之地什么也沒有,只有那一片桔樹。

    為了這鏡子,你為我天山和昆侖下手?

    “何須用我出手,這普天之下,貪心的人多得是,我只要放出風聲。自有人前赴后繼的前去搶過,天上獨尊,何人不想。”桔海夫人輕笑道。

    “你身上的毒也不是我下的,當年的事情,我一點都沒參與,我只是放出了消息而已。”桔海夫人輕笑著。

    “這島就是當年的大鏡子,無人能拿走,但是他卻是屬于昆侖山的,人一旦走入其中,就會迷失心境,最后走不出去,與鏡子融為一體。或者說鏡子吃了他們。”

    “你用他們祭鏡?”

    “只有這樣,昆侖鏡的靈氣才會減弱,才能為我所用。”

    桔海夫人冷笑著。

    “本來我不知道你是金童,但是普天之下唯有金童認得玉女的傷,當然除了我。”桔海夫人笑說:“真是天助我也。我真沒想到你們兩個還真有緣份。”

    水虎魚結結巴巴地說:“你,你早就知道我了。”

    青山突然想到九指大叔說過:“功是水虎魚的,過是自己的。難道說,九指大叔有所指?”

    遠遠地,沉魚島上的人們都沉睡了,沉魚島,果然名不虛傳。

    “你讓我們來,是等大禹國國王吧。”青山慢慢地說。

    “你想做大禹國王位。”水虎魚也輕輕地說。

    “九指大叔,你想知道,這沉魚島最大秘聞么?”青山問桔海夫人。

    桔海夫人有臉色一變,喝道:“你說什么?”

    “九指大叔唄。”水虎魚重復了一句。

    “普天之下,只有九指大叔最了解青山和水虎魚了。”青山笑著說,“再說了,九指大叔,你老帶著一個厚厚的手套,熱不熱呀。”

    “快把你懷里的花六十兩銀子買的仿品拿出來吧。”大禹國國王不知何時到了。

    桔海夫人掏出鏡子,扔在地下。

    大禹國國王笑著說:“青山,挺聰明的嘛。”

    又轉向水虎魚道:“桔海夫人,這青山當你侍衛,你還滿意么?”

    這下輪到青山愣了一下。

    隨即明白了什么。

    九指大叔宣布,在星耀學院最后尋找琉璃鏡的考試中,只有一個通過考試那就是青山。并且水虎魚就是新任的桔海之王,也就是桔海夫人。

    當大禹國國王宣布這是最后考核時,大家驚呆了。

    怎么也想不到這是一次實地考試。

    考的就是人性在最后時刻,在金錢,情義,道義,守護中的選擇。

    是這樣的,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網站首頁 | 站點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專區 | 完本專區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時代中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6014634號

湖北今古時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聯系地址:湖北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楚天181產業園8號樓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www宝马线上娱乐
VO娱乐 天天博 大丰收线上娱乐 九五至尊Ⅱ 伯爵彩票 兰桂坊 聚丰彩票 邦尼彩票 0699彩票 宝马彩票 永诚 神话娱乐城 申博138 泰格娱乐 新普京娱乐
梦幻五开化圣赚钱 竞彩手球比分直播 卖品牌男装赚钱吗 武汉做卖股票的赚钱吗 时时彩后一稳赚博客 排列五走势图 新疆时时大奖 淘宝快3是哪个省的 在线买彩票网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