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娱乐 天天博 大丰收线上娱乐 九五至尊Ⅱ 伯爵彩票 兰桂坊 聚丰彩票 邦尼彩票 0699彩票 宝马彩票 永诚 神话娱乐城 申博138 泰格娱乐 新普京娱乐

當前位置:時代中文網 > 軍事抗戰 > 大唐熱血傳奇 > 章節目錄 > 第五十四章 幽州得而復失 河北叛亂再起

第五十四章 幽州得而復失 河北叛亂再起

書名:大唐熱血傳奇 作者:北流羅文杰 更新時間:2019-12-02 18:37 字數:9367

    穆宗制:"朕聞帝王丕宅四海,子育群生,如天無不覆,如日無不燭。乃睠冀方,初喪戎帥,念乎三軍之事,洎于四州之人。或懷忠積誠,而思用莫展;或災荒兵役,而望恤何階。今則昌運一開,誠節咸著。王承元首陳章疏,愿赴闕庭。永念父兄之忠,克固君臣之義,已加殊獎,別委重藩。又念成德軍將士等,葉謀向義,丹款載申,咸欲效其器能,各宜列之爵秩。大將史重歸、牛元翼已超授寵榮,今更都加厚賜。宜令諫議大夫鄭覃往鎮州宣慰,賜錢一百萬貫。王澤所洽,天綱方恢,宥過釋冤,與人休泰。其管內見禁囚徒,罪無輕重,并宜釋放。朕以武俊之勛勞,光于彝鼎;士真之恭恪,繼被節旄。承宗感恩,亦克立效。永言十代之宥,俾賜一門之榮。承宗兄弟已授官爵,其承宗葬事亦差官監視,務令周厚。"于是授王承元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工部尚書,兼滑州刺史、義成軍節度、鄭滑觀察等使。王承宗祖母李氏為晉國太夫人。封田弘正為檢校司徒、兼中書令、鎮州大都督府長史、成德軍節度、鎮冀深趙等州觀察處置等使。

    鄰鎮聽聞王承元移鎮,以兩河近事諷之,王承元不聽,諸將亦悔。及起居舍人柏耆赍詔宣諭滑州之命,兵士或拜或泣。承元與柏耆于館驛召諸將諭之,諸將號哭喧嘩。承元詰之說:"諸公以先世之故,不欲承元失此,意甚隆厚;然奉詔遲留,其罪大矣!前者李師道未敗時,議赦其罪,時師道欲行,諸將止之,他日殺師道,亦諸將也!今公輩辛勿為師道之事,敢以拜請。"承元遂拜諸將,泣涕不自勝。承元乃盡出家財,籍其人以散之,酌其勤者擢之。牙將李寂等十數人固留承元,承元斬寂等,軍中始定。王承元出鎮州,時年十八,所從將吏,有具器用貨幣而行者,承元悉命留之。

    穆宗以華州刺史衛中行為陜州長史,充陜虢觀察使;以宗正卿李翱為華州刺史、潼關防御、鎮國軍使。于是幸金吾將軍郭鏦城南莊,南莊乃前汾陽王別墅,林泉之致,莫之與比,穆宗常游幸之,置酒極歡而罷,賜郭鏦甚厚。郭鏦對穆宗說:“皇上既然喜歡南莊別墅,微臣就借花獻佛以莊為獻”。穆宗大喜,下詔說:"朕來日暫往華清宮,至暮卻還。"御史大夫李絳、常侍崔元略已下伏延英門切諫說:“現在西蕃經常入寇,皇上不應該只顧著游玩”。穆宗說:"朕已成行,不煩章疏。"諫官再三論列。

    田弘正以新與鎮人戰伐,有父兄之怨,乃以魏兵二千為衛從。十一月二十六日,田弘正至鎮州,時賜鎮州三軍賞錢一百萬貫,不時至,軍眾喧騰以為言。弘正親自撫喻,人情稍安。乃上奏:“王承元以今月九日領兵二千人赴鎮滑州,成德軍徵賞錢頗急。請留魏兵為紀綱之仆,以持眾心,其糧賜請給于有司。”時度支使崔倰不知大體,固阻其請,穆宗乃命柏耆先往諭之。田弘正凡四上表,朝廷不報。

    穆宗由復道出城幸華清宮,左右中尉擗仗,六軍諸使、諸王、駙馬千余人從,至晚還宮。時,檢校司徒、兼太子少少師鄭余慶卒。朝廷追贈其太保、謚號為貞。吐蕃畏郝玼之威,綱紀欲圖之,朝廷將深入吐蕃接戰,朝廷恐失勇將,移授渭州刺史、涇原行營兵馬使、保定郡王郝玼為慶州刺史,移之內地。

    十二月,穆宗召故女學士宋若華妹若昭入宮掌文奏。于是幸右軍擊鞠,遂打獵于城西。時,前昭義軍節度使辛秘卒。撤退贈其左仆射,謚曰“昭”。辛秘,隴西人。少嗜學。貞元年中,累登《五經》、《開元禮》科,選授華原尉,判入高等,調補長安尉。高郢為太常卿,嘉辛秘禮學,奏授太常博士。遷祠部、兵部員外郎,仍兼博士。山陵及郊丘二禮儀使,皆署為判官。當時推辛秘達禮。元和初,拜湖州刺史。未幾,屬李锜命,將收支郡,遂令大將監守五郡。蘇常杭睦四州刺史,或以戰敗,或被拘執。賊黨以秘儒者,甚易之。秘密遣衙門將丘知二勒兵數百人,候賊將動,逆戰大破之。知二中流矢墜馬,起而復戰,斬其將,焚其營,一州遂安。賊平,以功賜金紫,由是僉以秘材堪將帥。及太原節度范希朝領全師出討王承宗,征秘為河東行軍司馬,委以留務。尋召拜左司郎中,出為汝州刺史。九年,征拜諫議大夫,改常州刺史,選為河南尹。蒞職修政,有可稱者。十二年,拜檢校工部尚書,代郗士美為潞州大都督府長史、御史大夫,充昭義軍節度、澤潞磁洺邢等州觀察使。是時以再討王承宗,澤潞壓境,凋費尤甚。朝議以兵革之后,思能完復者,遂以命秘。凡四歲,府庫積錢七十萬貫,餱糧器械稱是。及歸,辛秘于道路得病,先自為墓志。將歿,又為書一通,命緘致幾上。其家發之,皆送終遵儉之旨。久歷重任,無豐財厚產,為時所稱。

    穆宗以庫部郎中、知制誥牛僧孺為御史中丞。嶺南奏崖州司戶參軍皇甫镈卒。穆宗以司門員外郎白居易為主客郎中、知制誥。以劉禹錫為夔州(重慶奉節縣)刺史。是歲,朝廷計戶帳,戶總二百三十七萬五千四百,口總一千五百七十六萬。定、鹽、夏、劍南東西川、嶺南、黔中、邕管、容管、安南合九十七州不申戶帳。

    劉禹錫來到夔州,采集巴人民歌,寫出了竹枝詞二首,《其一》:“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其二》:“楚水巴山江雨多,巴人能唱本鄉歌。今朝北客思歸去,回入紇那披綠羅”。

    長慶元年正月,穆宗親薦獻太清宮、太廟。是日,法駕赴南郊。日抱日、月兩旁的光暈,宰臣賀于前。穆宗祀昊天上帝于圓丘,即日還宮,御丹鳳樓,大赦天下。改元長慶。內外文武及致仕官三品已上賜爵一及,四品已下加一階,陪位白身人賜勛兩轉,應緣大禮移仗宿衛御樓兵仗將士,普恩之外,賜勛爵有差。仍準舊例,賜錢物二十萬四千九百六十端匹。禮畢,群臣于樓前稱賀。仗退,穆宗朝太后于興慶宮。

    夏州節度使奏:“浙東、湖南等道防秋兵不習邊事,請留其兵甲,歸其人”。靈武節度使李聽奏:“請于淮南、忠武、武寧等道防秋兵中取三千人衣賜月糧,賜當道自募一千五百人馬驍勇者以備邊。仍令五十人為一社,每一馬死,社人共補之,馬永無闕。”穆宗從之。于是以河陽、懷節度使田布為涇州刺史,充四鎮北庭行營、涇原節度使;以刑部尚書兼司農卿郭釗檢校戶部尚書、懷州刺史,充河陽三城、懷節度使。以涇原節度使王潛檢校兵部尚書、江陵尹,充荊南節度使。鄜坊節度使韓璀改名韓充。

    穆宗以前檢校大理少卿、駙馬都尉劉士涇為太仆卿。給事中韋弘景、薛存慶封還詔書,穆宗諭之說:"士涇父劉昌有邊功,久為少列十余年,又以尚云安公主,朕欲加恩,制官敕下。"制命始行。翰林學士、司勛員外郎李德裕上疏說:"臣見國朝故事,駙馬國之親密,不合與朝廷要官往來,開元中止尤切。近日駙馬多至宰相及要官宅,此輩無他才可以延接,唯是漏泄禁密、交通中外。伏望宣示駙馬等,今后有事任至中書見宰臣,此外不得至宰臣及臺省官私第。"穆宗從之。時,制朝議大夫、守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徐國公蕭俯累表乞罷政事,穆宗封其為尚書右仆射。以左散騎常侍崔元略為黔州刺史,充黔中觀察使。

    二月,穆宗以尚書右仆射蕭俯為吏部尚。以檢校右仆射兼吏部尚書韓皋守右仆射。于是觀雜伎樂于麟德殿,穆宗歡甚,顧對給事中丁公著說:"比聞外間公卿士庶時為歡宴,蓋時和民安,甚慰予心。"公著對說:"誠有此事。然臣之愚見,風俗如此,亦不足嘉。百司庶務,漸恐勞煩圣慮。"穆宗說:"何至于是?"公著對說:"夫賓宴之禮,務達誠敬,不繼以淫。故詩人美'樂且有儀'。譏其屢舞。前代名士良辰宴聚,或清談賦詩,投壺雅歌,以杯酌獻酬,不至于亂。國家自天寶已后,風俗奢靡,宴席以喧嘩沉湎為樂。而居重位、秉大權者,優雜倨肆于公吏之間,曾無愧恥。公私相效,漸以成俗。則是物務多廢。獨圣心求理,安得不勞宸慮乎!陛下宜頒訓令,禁其過差,則天下幸甚。"時穆宗荒于酒樂,公著因對諷之,穆宗頗深嘉納。

    吳元濟、李師道平,王承宗憂死,田弘正入鎮州,幽州節度使劉總失支助,大恐,謀自安。又數見父兄為鬼崇來向他索命,劉總乃衣食浮屠數百人,晝夜祈禳,而總憩祠場則暫安,或居臥內,輒驚不能寐。劉總奏請去位落發為僧,又請分割幽州所管郡縣為三道,請支三軍賞設錢一百萬貫。穆宗批準,于是以中書侍郎、平章事段文昌檢校刑部尚書、同平章事、成都尹,充劍南西川節度等使,以朝散大夫、尚書戶部侍郎、知制誥、翰林學士、上柱國、建安縣開國男杜元穎守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以劍南西川節度使王播為刑部尚書,充鹽鐵轉運使。

    大唐平定河南,及王承元去鎮州,宰臣蕭俯等不顧遠圖,乃獻銷兵之議說:“請密詔天下軍鎮,每年限百人內破八人逃死”。穆宗從之。天平軍節度使馬總于是奏說:"當道見管軍士三萬三千五百人,從去年正月巳后,情愿居農者放,逃戶者不捕。"穆宗批準。

    時,寒食節,穆宗宴群臣于麟德殿,頒賜有差。九姓回紇毗伽保義可汗卒。穆宗輟朝三日,仍令諸司三品已上官就鴻臚寺吊其使者。浙東奏移明州于鄮縣(寧波)置,穆宗批準。幽州天平軍節度使劉總進馬一萬五千匹,穆宗嘉獎劉總。鄭滑節度使王承元祖母晉國太夫人李氏來朝,既見穆宗,穆宗令朝太后于南內。宗正寺奏:"準貞元二十一年敕,宗子陪位,放五百七十人出身。準今年敕放三百人。伏緣人數至多,不沾恩澤,乞降特恩,更放二百人出身。"穆宗從之。平盧節度使薛平奏:“海賊掠賣新羅人口于緣海郡縣,請嚴加禁絕,俾異俗懷恩。”穆宗從之。

    穆宗以擾人故罷京西、京北和糴使,罷河北榷鹽法,許維計課利都數付榷鹽院。以左丞韋綬為禮部尚書。命給事中韋弘慶充幽州宣慰使,左拾遣狄兼謨副之。鹽鐵使王播奏:“江淮鹽估每斗加五十文,兼舊三百文”。穆宗從之。

    穆宗以幽州盧龍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押奚、契丹兩蕃經略等使、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楚國公劉總可檢校司徒、兼侍中、天平軍節度、鄆曹濮等州觀察等使。從劉總所奏,以宣武軍節度使、檢校右仆射、同平章事張弘靖為檢校司空、同平章事、兼幽州大都督府長史,充幽州盧龍軍節度使。以鳳翔節度使李愿檢校司空、汴州刺史,充宣武軍節度使;以邠寧節度使李光顏為鳳翔尹,依前檢校司空、平章事,充鳳翔隴右節度使。以右衛大將軍高霞寓檢校工部尚書、邠州刺史、充邠寧節度使。諫官上疏論霞寓敗軍左謫,未宜拜方鎮。穆宗不從。

    劉總歸朝,籍其軍中素難制者送歸闕庭,朱滔之孫朱克融在籍中。宰相崔植、杜元穎素不知兵,心無遠慮,朱克融等在京羈旅窮餓,日詣中書乞官,殊不介意。及張弘靖赴鎮,崔植和杜元穎以為兩河無虞,不復禍亂矣,遂奏劉總所籍大將并勒還幽州。

    劉總奏:“析置權知京兆尹盧士玫為瀛州刺史,充瀛莫等州團練觀察使。”穆宗從之,下制說:"劉總已極上臺,仍移重鎮,兄弟子侄,各授官榮,大將賓僚,亦宜超擢。幽州百姓給復一年,賜三軍賞設錢一百萬貫。令宣慰使薛存慶與弘靖計會支給。"于是封皇弟李憬為鄜王,李悅為瓊王,李恂為沔王,李懌為婺王,李愔為茂王,李怡為光王,李協為淄王,李憺為衢王,李充為澶王;皇子李湛為景王,李涵為江王,李湊為漳王,李溶為安王,李厘為潁王。以兵部侍郎柳公綽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以屯田員外郎李德裕為考功郎中,左補闕李紳為司勛員外郎,并依前知制誥、翰林學士。敕今年錢徽下進士及第鄭朗等一十四人,宜令中書舍人王起、主客郎中知制誥白居易等重試以聞。

    時,幽州節度使劉總請以私第為佛寺,穆宗乃遣中使賜寺額曰"報恩"。幽州奏劉總堅請為僧,又賜以僧衣,賜號大覺。劉總是夜遁去,幽州人不知所之。穆宗量移以漳州刺史韓泰為郴州刺史,汀州刺史韓曄為永州刺史,循州刺史陳諫為道州刺史。量移授劉總弟劉約及總男等一十一人官,內五人為刺史,余朝班環衛。易定奏劉總已為僧,三月二十七日卒于當道界,穆宗贈太尉。

    秘書監蔣乂卒,朝廷追贈其禮部尚書,謚號懿。穆宗以前天平軍節度使馬總復為天平節度使。下詔說:"國家設文學之科,本求才實,茍容僥幸,則異至公。訪聞近日浮薄之徒,扇為朋黨,謂之關節,干擾主司,每歲策名,無不先定。永言敗俗,深用興懷。鄭朗等昨令重試,意在精覆藝能,不于異常之中,固求深僻題目,貴令所試成就,以觀學藝淺深。孤竹管是祭天之樂,出于《周禮》正經,閱其呈試之文,都不知其本事。辭律鄙淺,蕪累何多。亦令宣示錢徵,庶其深自懷愧。誠宜盡棄,以警將來。但以四海無虞,人心方泰,用弘寬假,式示殊恩。孔溫業、趙存約、竇洵直所試粗通,與及第;盧公亮等十一人可落下。自今后禮部舉人,宜準開元二十五年敕,及第人所試雜文并策,送中書門下詳覆。"于是貶禮部侍郎錢徽為江州刺史,中書舍人李宗閔為劍州刺史,右補闕楊汝士為開州開江令。

    穆宗派正衙命使冊九姓回紇君長為登羅羽錄沒密施句主錄毗伽可汗,以少府監裴通為檢校左散騎常侍、兼御史大夫,持節冊立、兼吊祭使,答應以皇妹太和公主出降回紇登羅骨沒施合毗伽可汗。穆宗以衡州刺史令狐楚為郢州刺史,吉州司馬孟簡為睦州刺史。下詔說:“百辟卿士宜各徇公,勿為朋黨。”于是以張弘靖入幽州,受朝賀。中書門下奏:“燕、薊八州平,準禮宜告陵廟”。穆宗從之。

    五月,穆宗從中丞牛僧孺奏,以刑獄淹滯,立程:“凡大事,大理寺三十五日詳斷訖,申刑部,三十日聞奏;中事,大理寺三十日,刑部二十五日;小事,大理寺二十五日,刑部二十日。所斷罪二十件已上為大,十件已上為中,十件已下為小。刑部四覆官、大理六丞每月常須二十日入省寺,其廚料令戶部加給。”考功員外郎李渤以前書宰相考辭太過,宰相杜元穎等奏貶之。穆宗乃貶李渤為虔州刺史。

    穆宗封幽州大將李參已下十八人并為刺史及諸衛將軍。造百尺樓于宮中。刑部尚書、領鹽鐵轉運等使、兼中書侍郎、平章事王播對內外權臣,率多假借。播因銅鹽擢居輔弼,專以承迎為事,而安危啟沃,不措一言。于是奏:“請朝廷加稅茶榷,舊額百文,更加五十文”。拾遺李玨上參論其不可,疏奏不報。

    五月,回鶻宰相、都督、公主、摩尼等五百七十三人入朝迎公主,于鴻臚寺安置。穆宗敕:"太和公主出降回鶻為可敦,宜令中書舍人王起赴鴻臚寺宣示;以左金吾衛大將軍胡證檢校戶部尚書,持節充送公主入回鶻及冊可汗使;光祿卿李憲加兼御史中丞,充副使;太常博士殷侑改殿中侍御史,充判官;以太府卿李銳為入回紇婚禮使。"

    吐蕃聽聞大唐與回紇和親,大怒,出兵犯青塞堡。鹽州刺史李文悅發兵擊退之。回鶻奏:"以一萬騎出北庭,一萬騎出安西,拓吐蕃以迎太和公主歸國。"穆宗敕:"太和公主出降回紇,宜持置府,其官屬宜視親王例。"于是賜御史中丞牛僧孺金紫。群臣上尊號曰文武孝德皇帝。是日,穆宗受冊于宣政殿,禮畢,御丹鳳樓,大赦天下。

    張弘靖入幽州,薊人無老幼男女,皆夾道而觀。河朔軍帥冒寒暑,多與士卒同,無張蓋安輿之別。弘靖久富貴,又不知風土,入燕之時,官轎子于三軍之中,薊人頗駭之。弘靖以安祿山、史思明之亂,始自幽州,欲于事初盡革其俗,乃發安祿山墓,毀其棺柩,人尤失望。從事有韋雍、張宗厚數輩,復輕肆嗜酒,常夜飲醉歸,燭火滿街,前后呵叱,從事薊人所不習之事。又韋雍等詬責吏卒,多以反虜名之,對軍士說:"今天下無事,汝輩挽得兩石力弓,不如識一丁字。"軍中以意氣自負,深恨之。

    劉總歸朝,以錢一百萬貫賜軍士,張弘靖留二十萬貫充軍府雜用。薊人不勝其憤,遂相率以叛,囚弘靖于薊門館,執韋雍、張宗厚輩數人,皆殺之。前幽州節度、殿中侍御史判官張徹自遠使回,軍人以其無過,不欲加害,將引置館中。張徹不知軍人心,遂索弘靖所在,大罵軍人,亦為亂兵所殺。

    明日,吏卒稍稍自悔,悉詣館,請張弘靖為帥,眾人皆說:“愿改心事之”。張弘靖憤怒,扭頭不理。吏卒凡三請,弘靖卒不對。軍人乃相對說:"相公無言,是不赦吾曹必矣,軍中豈可一日無帥!"遂取朱洄為兵馬留后。

    幽州軍人取朱滔子朱洄為留后。朱洄對軍人說:“吾已年老,大家可以立吾子朱克融為留后”。軍人于是歡呼雀躍,推朱克融為留后。穆宗聽聞張弘靖失幽州,大怒,貶張弘靖為太子賓客分司。不久,再貶弘靖為吉州刺史。

    朱克融亂,議者假昭義軍節度使劉悟威名以厭其亂,穆宗令劉悟移守盧龍。以昭義軍節度使劉悟檢校司空,兼幽州大都督府長史,充幽州盧龍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以國子祭酒韓愈為兵部侍郎。時,太和長色主發赴回紇,穆宗以半仗御通化門臨送,群臣班于章敬寺前。

    檢校司徒、兼中書令、鎮州大都督府長史,充成德軍節度、鎮冀深趙觀察等使田弘正對家人非常優厚,兄弟子侄在兩都(長安、洛陽)為官者生活奢侈,相互夸富,每日花費近二十萬錢。田弘正供給魏博、成德兩鎮財貨,車輛絡繹不絕,河北士卒都非常不滿。成德軍都知兵馬使王庭湊,性情果敢狡詐,密謀作亂,常借小事激怒將士,但由于魏博兵馬尚在,不敢貿然行動。

    長慶元年七月,田弘正命魏博兵士返回魏州。同月二十八日夜,王庭湊集結牙兵作亂,攻打田弘正的衙府,田府的衙兵慌忙抵擋,王庭湊帶兵猛殺進去,亂兵勢大,衙兵很快潰散,一些人乘機逃命。弘正及家屬、將吏三百余口一同遇害,終年五十八歲。軍人推衙將王廷湊為留后。

    唐穆宗聽到噩耗,冊贈田弘正為太尉,賜謚忠愍。以左金吾將軍楊元卿為涇州刺史,充四鎮北庭行軍、涇原節度使。敕公卿大臣至中書議幽、鎮討伐之謀。大臣們說:“朱克融囚張弘靖,害賓佐,結王廷湊,國家復失河朔,職崔植、崔倰兄弟之由。”唐穆乃罷崔植知政事,守刑部尚書,出為華州刺史。

    劉悟至邢州,會王廷湊之變,不得入,還屯。朝廷進劉悟兼幽、鎮招討使,治邢州。劉悟率兵圍臨城,觀望久不拔,監軍劉承偕大罵說:“你們這些廢物,攻一個小城都攻不下,皇上養你們何用?”眾辱劉悟,縱其下亂法,悟不堪其忍。劉承偕與都將張問謀縛劉悟送京師,以問代節度事。劉悟知之,以兵圍監軍,殺小使。其屬賈直言質責劉悟說:“李司空死有知,使公所為至此,軍中將復有如公者矣!”劉悟遽謝說:“吾不欲聞李司空字,少選當定。”即捴兵退,劉匿承偕被囚之。

    王廷湊遣盜殺冀州刺史王進岌,據其郡。時魏博節度使李愬病不能軍,無以捍廷湊之亂;且以魏軍田氏舊旅,穆宗乃急詔涇原節度使田布至,起復為魏博節度使,仍遷檢校工部尚書,令田布乘傳之鎮。穆宗以深州刺史、本州團練使牛元翼充深冀節度使。冀州刺史吳暐潛為幽州兵所逐。瀛州也兵亂,囚觀察使盧士玫。瀛州尋為幽州兵所據。穆宗以河東節度裴度充幽、鎮兩道招撫使。以前魏博節度使李愬為太子少保。以建州刺史李景儉為諫議大夫。

    穆宗下詔遣劉悟歸京,悟托以軍情,不時奉詔。至是,宰臣延英殿奏事,裴度亦在列。穆宗顧對裴度說:"劉悟拘承偕而不遣,如何處置?"裴度辭說:“蕃臣不合議軍國事”。穆宗固問之,且說:"劉悟負我,我以仆射寵之,近又賜絹五百萬疋,不思報功,翻縱軍眾凌辱監軍,我實難奈此事。"裴度對說:"承偕在昭義不法,臣盡知之,昨劉悟在行營與臣書,數論其事。是時有中使趙弘亮在臣軍,仍持悟書將去,欲自奏,不知奏否?"穆宗說:"我都不知,劉悟何不密奏其事,我豈不能處置?"裴度說:"劉悟武臣,不知大臣體例。雖然,臣竊以劉悟縱有密奏,陛下必不能處置。今日事狀如此,臣等面論,陛下猶未能決,劉悟單辭豈能動圣聽哉?"穆宗說:"前事勿論,直言此時如何處置?"度曰:"陛下必欲收忠義之心,使天下戎臣為陛下死節,唯有下半紙詔書,言任使不明,致承偕亂法如此,令劉悟集三軍斬之。如此,則萬方畢命,群盜破膽,天下無事矣。茍不能如此,雖與劉悟改官賜絹,臣亦恐于事無益。"穆宗俛首良久,說:"朕不惜承偕。緣是太后養子,今被囚縶,太后未知,如卿處置未得,可更議其宜。"裴度與王播等復奏說:"但配流遠惡處,承偕必得出。"穆宗以為然。

    唐穆重違劉悟心,貶劉承偕,然劉悟自是頗專肆,上書言多不恭。王廷湊出兵圍深州,相州兵乘機做亂,殺刺史邢楚。穆宗令內常侍段文政監領鄭滑、河東、許三道兵,救援深州。幽州賊掠易州淶水、遂城、滿城。

    時,吐蕃請盟,穆宗許之。宰相欲重其事,請告太廟,太常禮院奏說:"謹按肅宗、代宗故事,與吐蕃會盟,并不告廟。唯德宗建中末,與吐蕃會盟于延平門,欲重其誠信,特令告廟。至貞元三年,會于平涼,亦無告廟之文。伏以事出一時,又非經制,求之典禮,亦無其文。今謹參詳,恐不合告。"穆宗從之。乃命大理卿、兼御史大夫劉元鼎充西蕃盟會使,以兵部郎中、兼御史中丞劉師老為副,尚舍奉御、兼監察御史李武、京兆府奉先縣丞兼監察御史李公度為判官。

    魏博節度使田布喪服居堊室,去旌節導從之飾;及入魏州,居喪御事,動皆得禮。其祿俸月入百萬,一無所取,又籍魏中舊產,無巨細計錢十余萬貫,皆出之以頒軍士。牙將史憲誠出己麾下,田布以為必能輸誠報效,用為先鋒兵馬使,精銳悉委之。時屢有急詔促令田布進軍。田布出師五千赴貝州行營,以魏軍三萬七千討賊,結壘于南宮縣之南。

    唐穆令太中大夫、守刑部尚書、騎都尉王播可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依前充鹽鐵轉運使。以河東節度使裴度充鎮州四面行營都招討使。以左領軍衛大將軍杜叔良充深、冀諸道行營節度使。以深、冀節度使牛元翼為鎮州大都督府長史,充成德軍節度、鎮冀深趙等州節度使。以中書舍人、知貢舉王起為禮部侍郎,兵部郎中楊嗣復為庫部郎中、知制誥。以東都留守鄭絪為吏部尚書。以吏部尚書李絳檢校右仆射,判東都尚書省事、東都留守、都畿防御使。以工部尚書丁公著檢校左散騎常侍,兼越州刺史、御史中丞,充浙東觀察使。沂州刺史王智興為武寧軍節度副使。

    朝廷詔裴度以本官充鎮州四面行營招討使,裴度受命之日,搜兵補卒,不遑寢息。自董西師,臨于賊境,裴度奏:“自將兵取故關路進討。”朱克融兵寇蔚州,王廷湊兵寇貝州。易州刺史柳公濟于白石嶺破燕軍三千。滄州刺史烏重胤于饒陽破賊。

    時,工部尚書韋貫之卒,穆宗詔贈貫之尚書右仆射,謚號為貞。朝廷以尚書主客郎中、知制誥白居易為中書舍人。穆宗皇帝在東宮,有妃嬪左右嘗誦元稹歌詩以為樂曲者,穆宗知稹所為,嘗稱其善,宮中呼為元才子。荊南監軍崔潭峻甚禮接元稹,不以掾吏遇之,常征其詩什諷誦之。長慶初,潭峻歸朝,出稹《連昌宮辭》等百余篇奏御。穆宗大悅,問稹安在。潭峻對說:"今為南宮散郎。"即日轉祠部郎中、知制誥。朝廷以書命不由相府,甚鄙之。然辭誥所出,敻然與古為侔,遂盛傳于代,由是元稹極承恩顧。嘗為《長慶宮辭》數十百篇,京師競相傳唱。

    元稹同白居易在綸閣,稹與同門生白居易友善。居易雅能詩,就中愛驅駕文字,窮極聲韻,或為千言,或五百言律詩,以相投寄。居無何,穆宗召元稹入翰林,為中書舍人、承旨學士。中人以潭峻之故,爭與元稹交,而知樞密魏弘簡尤與元稹相善,穆宗愈深知重。河東節度使裴度三上章說:“翰林學士元稹與中官知樞密魏弘簡交通,傾亂朝政。”穆宗以元稹為工部侍郎,罷學士,魏弘簡為弓箭庫使。以京兆尹、御史大夫柳公綽為吏部侍郎。

    烏重胤屯軍深州,以朝廷制置失宜,賊方憑凌,未可輕進,觀望累月。時穆宗急于誅賊,乃以深冀行營節度使杜叔良為滄州刺史、橫海軍節度使,杜叔良出征日面辭穆宗,奏說:"臣必旦夕破賊。"穆宗大喜。重胤善將知兵,乃進諫說:“賊勢未可卒平,用朝廷兵稍緩。”穆宗不聽,以杜叔良代烏重胤;授重胤檢校司徒、興元尹,充山南西道節度使。

    戊子,太子少保李愬卒,穆宗聞之震悼,喪氣說:“朕失去了左右肩膀的一個肩膀。”朝廷赗賻加等,贈李愬太尉。穆宗以戶部侍郎、判度支崔為工部尚書、判度支。以山南西道節度使崔從為尚書左丞;以秘書監許季同為華州刺史,充潼關防御、鎮國軍使。昭義劉悟奏,自將兵次臨城。

    十一月,裴度奏破賊軍于會星鎮。朱克融兵大寇定州,節度使陳楚出師拒戰,破賊二萬。陳楚,定州人,張茂昭之甥。少有武干,為義勇牙將,事茂昭,每出征伐,必令楚典精卒。陳楚隨茂昭入朝,授諸衛大將軍。元和十二年,義武軍節度使渾鎬喪師,定州兵亂,朝廷乃除陳楚易定節度,令馳傳赴任。亂猶未彌,陳楚夜馳入州城。楚家世久在定州,軍中部校皆陳楚之舊卒,陳楚入州城后,人情大悅,軍卒帖然。后轉河陽三城懷節度使。前后亟立戰功,入為龍武統軍。后再返鎮。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網站首頁 | 站點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專區 | 完本專區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時代中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6014634號

湖北今古時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聯系地址:湖北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楚天181產業園8號樓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www宝马线上娱乐
VO娱乐 天天博 大丰收线上娱乐 九五至尊Ⅱ 伯爵彩票 兰桂坊 聚丰彩票 邦尼彩票 0699彩票 宝马彩票 永诚 神话娱乐城 申博138 泰格娱乐 新普京娱乐
小本生意好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分析软件 江苏11选5今日直播 广东11选5单期计划 股指期货 赚钱几率 必赢pk10计划软件 以太币赚几十亿 倒腾路由器赚钱吗 26选5第1025期开奖结果